靶向生物技术药物研发公司
(Canget BioTekpharma)
ENGLISH (英文版)


抗癌技术
主要知识产权
药物研发现状 I
药物研发现状 II
AI指导的FL118平台精密医学
癌症是具有遗传不稳定因素的复杂遗传和表观遗传疾病。具体而言,癌症具有多种基因突变和异常表达或其他遗传改变(例如扩增,缺失等)。这包括(但不限于)抗凋亡和致癌蛋白因子(例如survivin,Mcl-1,MdmX,突变型Kras),肿瘤抑制蛋白因子(例如突变型p53),DNA修复调节蛋白因子(例如ERCC1 / 6)和外排泵蛋白因子(例如ABCG2 / BCRP,Pgp / MDR-1)等。癌症的另一个特征是它的异质性,即使在相同的癌症类型或在同一患者肿瘤中不同的肿瘤位置也可能存在异质性。因此,通过针对癌症(特别是具有转移性的晚期癌症)在特定时间点(通常在诊断时)的特定靶向基因突变或表观遗传改变的个性化精确医学将不足以控制癌症。有两种选择可以解决这类复杂的癌症情况。使用一种药物能靶向和绕过多种癌症抗药性机制,或者通过使用多种药物联合治疗。但是,多种药物联合治疗会导致毒副作用显着地提高。因此,如果可以实现,前一种策略则是最理想的策略。靶向生物技术药物研发公司(Canget BioTekpharma LLC)拥有的技术符合这前一种情况。

靶向生物技术药物研发公司(Canget)的首要抗肿瘤药物是一种名为FL118的新型小分子药物,它是通过使用癌症相关的survivin基因作为靶标和生物标记物,然后通过化合物文库筛选以及在体内和体外进行各种类似物研究分析发现的。 FL118对晚期和抗药性人肿瘤具有优异的疗效[1-6]。 例如,从小鼠最大耐受剂量(MTD)计算出的低,中和高剂量FL118在比格犬的毒性研究表明,仅在高剂量下,所测试的39种造血和生化参数中的几个稍有改变,而其他 FL118相关的临床观察包括狗的行为,食物消耗和体重都没有变化[6]。

FL118的化学结构与喜树碱(CPT)和CPT类似物,伊立替康,SN-38(伊立替康的活性代谢产物)和拓扑替康相关(图1)。但是,这些CPT使用拓扑异构酶I(Top1)作为抗肿瘤功效的治疗靶标。 由于Top1是正常组织更新所必需的,因此这些药物具有高毒性。与这些CPT不同,FL118的抗肿瘤功效与Top1表达无关[7]。相反,FL118在低或无Top1表达时表现出良好的抗肿瘤敏感性和功效[7]。这与我们先前的发现一致,即FL118在高pM至低nM浓度范围内抑制癌细胞生长。而其对Top1活性的影响需要µM浓度水平[1]。FL118不仅能够选择性抑制survivin的表达,而且还能抑制Mcl-1,XIAP和cIAP2 [1],MdmX/Mdm4[5]和DNA修复调节蛋白ERCC6[6]的表达。相比之下,SN-38和拓扑替康显示弱10-100倍抑制survivin,Mcl-1,XIAP和cIAP2的表达[1, 4]。Survivin,Mcl-1,XIAP和cIAP2的基因沉默或过表达研究揭示了它们在FL118功效中的作用[1, 3]。此外,伊立替康,SN38和拓扑替康是外排泵蛋白ABCG2/BCRP和Pgp/MDR1的底物。相反,FL118不是外排泵蛋白ABCG2/BCRP和Pgp/MDR1的底物,FL118可以绕过它们的抗药性[4, 8]。FL118还能克服许多其他常见的抗药性因素,例如p53突变的癌细胞或MdmX/Mdm4 的过表达[5]。此外,我们的研究表明FL118具有良好的药代动力学(PK)特性,因为FL118药物在肿瘤中蓄积[4]且可口服[7]。 FL118在动物模型中能有效克服人肿瘤对伊立替康和抗拓扑替康的抗药性[4]。

我们现在以人类胰腺导管腺癌(PDAC)肿瘤为例,说明为什么FL118能够以及如何在动物模型中单独或与吉西他滨(gemcitabine) 联合使用能够有效消除PDAC患者来源的异种移植(PDX)肿瘤[6]。

通过“曼尼希反应”,我们制备了FL118亲和纯化柱。使用FL118亲和柱,然后进行质谱分析,我们在相同的严格洗涤条件下,在FL118柱中发现了〜70kD X蛋白,但在对照柱中却没有发现此蛋白(图2A)。我们的蛋白微阵列研究表明,FL118不与同一X蛋白家族中的其他蛋白结合,这表明FL118与X蛋白结合具有合理的特异性。

重要的是,来自人类蛋白质图谱数据库的PDAC数据表明X蛋白在83%的PDAC肿瘤中表达增强(图2B)。与此发现一致,我们对3个正常胰腺(NP)和7个PDAC PDX肿瘤的蛋白质印迹分析表明,3个NP样品均不表达X蛋白,但所有7个PDAC PDX肿瘤样品都表达X蛋白,从高(PDX14244)到中度/低(PDX12872)水平(图2C)。有趣的是,尽管PDX14244和PDX12872均有突变型Kras(mKras),但在这两个PDX肿瘤中X蛋白的差异表达与FL118的疗效显着相关(图2CDE)。具体而言,虽然只有一个疗程,具有高X蛋白表达的PDX14244肿瘤显示出对FL118治疗的高敏感性(图2D),而具有低X蛋白表达的PDX12872肿瘤对FL118治疗则表现出低得多的敏感性(图2E)。值得注意的是,PDX14244治疗后复发的肿瘤对FL118再治疗的敏感性仍然很高,比PDX12872高的多。可以再次彻底消除肿瘤。总之,这里提供的数据强烈表明X蛋白是FL118的功能靶标,可以作为PDAC患者FL118临床试验的生物标志物和靶标,以提高FL118治愈应答率并避免不必要的治疗。


图2 X蛋白是FL118的生化靶标,其表达水平是良好的生物标志物和靶标,与PDAC对FL118治疗的肿瘤敏感性密切相关:A. FL118亲和纯化鉴定出〜70kD X蛋白(箭头所示)。 FL118通过DADPA接头直接偶联到珠状树脂上。然后,将癌细胞蛋白裂解物平行加载到FL118亲和柱和对照柱上。严格洗涤后,用8M尿素缓冲液洗脱柱上的蛋白质。排空尿素并使用Nanosep 3k Omega(PALL)浓缩至20-30μl后,将样品显示在5-20%梯度SDS PAGE凝胶上,并使用质谱分析蛋白质身份。 B. 人类蛋白图谱数据显示X蛋白在83%的PDAC肿瘤中过表达。 C. 使用蛋白质印迹分析3种人类正常胰腺(NP)和7种PDAC PDX肿瘤样品中X蛋白的表达。 GAPDH是加载总蛋白的内部对照。 D. 在无FL118载体和FL118治疗一个疗程后的PDAC PDX14244肿瘤曲线变化。 E. 在无FL118载体和FL118治疗一个疗程后的PDAC PDX12872肿瘤曲线变化。方法:将PDAC PDX肿瘤保留在SCID小鼠上。做实验时,将25-50mg非坏死性肿瘤组织植入SCID小鼠皮下侧翼区域。当肿瘤达到100-200 mm3时(定义为第0天),通过腹膜内给药(ip)每周一次以5mg/kg的剂量腹腔注射FL118 共4次(箭头所示)(注意,最大耐受剂量= 10mg/kg)。每条曲线代表来自五只小鼠的平均值±标准差。

我们以前的研究表明,没有p53功能的癌细胞比具有野生型p53(wtp53)的癌细胞对FL118治疗更敏感[5]。我们的最新研究表明,与野生型Kras(wtKras)相比,具有突变Kras(mKras)的肿瘤细胞对FL118治疗也更敏感。最近发表在《自然》杂志上的一篇研究文章证明,基因扩增,非整倍性和与LOH相关的mKras剂量的增加与PDAC的侵袭性有关[9]。有趣的是,p53功能的缺失会增加mKras剂量的获取[9]。 p53功能的丧失可由点突变,微缺失或均聚物引起[10],这些突变统称为突变体p53(mp53)。 PDAC中p53的突变率在50-70%的范围内[10-12],而PDAC中Kras的功能突变率在70-90%的范围内[11,12]。更重要的是,与发现 p53功能缺失会增加PDAC中的mKras剂量获取这一发现一致[9],Kras突变与p53突变在PDAC中高度相关[11,12]。 mKras和mp53可以合作促进PDAC 癌症疾病的发展[11]。

与上述观察结果一致,我们发现,当PDAC PDX肿瘤具有相似的X蛋白表达时(图2C),p53状态和mKras表达水平似乎在确定肿瘤对FL118治疗的敏感性中起重要作用(图3)。具体来说,与发现 p53功能缺失会增加mKras剂量的发现一致[9],具有wtp53的PDX10978的mKras表达水平低于含mp53的PDX19015和PDX17624中mKras的表达水平(图3A)。有趣的是,PDAC PDX肿瘤对FL118治疗的敏感性(图3BCD)与mKras表达水平大致成比例(图3A)。

图3 PDAC肿瘤中的p53状态会影响mKras表达水平,并且mKras表达水平与PDAC PDX对FL118治疗的敏感性有关:A. 使用Western印迹分析3种人PDAC PDX肿瘤中mKras的表达。 GAPDH是加载总蛋白的内部对照。 B. 在无FL118载体和FL118治疗一个疗程后的PDAC PDX10978肿瘤曲线变化。 C. 在无FL118载体和FL118治疗一个疗程后的PDAC PDX19015肿瘤曲线变化。 D. 在无FL118载体和FL118治疗一个疗程后的PDAC PDX17624肿瘤曲线变化。 E. 在FL118与吉西他滨(gemcitabine) 单独使用和组合使用一个疗程后的在B中使用的 PDX10978肿瘤的肿瘤曲线变化。 注意:B到E的每条曲线代表源自五只小鼠的平均值±SD。 F. 使用E中显示的%相同数据表达为实际肿瘤体积,以显示实验期间肿瘤的实际大小。实验:单个胰腺癌PDX肿瘤植入SCID小鼠皮下侧翼区域。 7到14天后,植入的肿瘤长到100-200 mm3时(指定为第0天),通过腹膜内(ip)给药(FL118,1/2MTD,5 mg / kg,B,C,D)或以FL118 0.75 mg/kg的剂量与吉西他滨(gemcitabine 每周60 mg/kg,〜1/2MTD)单独使用和组合使用一个疗程(连续4次,如图箭头所示)。

重要的是,如果PDAC PDX肿瘤对FL118治疗不是很敏感,例如图3B中使用的 PDAC PDX10978,那么将低剂量的FL118与PDAC治疗标准药物(例如吉西他滨)联合使用可能会导致完全只需一个疗程即可消除肿瘤(图3EF)。这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在临床治疗中,癌症患者通常需要接受多个疗程的治疗,直到肿瘤进展或遇到继续治疗的毒性障碍。因此, 而言,FL118作为靶向抗癌药物将在多个疗程内使用,直到肿瘤完全消除为止,这与通常的动物模型一个疗程的治疗相比在临床上使用FL118具有优势。

我们的进一步研究表明,FL118抑制X蛋白表达(图4A),但FL118不抑制X蛋白mRNA。这与FL118直接结合X蛋白的事实相符(图2A)。在存在蛋白酶体抑制剂MG132的情况下可以挽救FL118对X蛋白的抑制作用(图4B),这表明FL118抑制X蛋白表达是通过泛素化的蛋白酶体降解途径。有趣的是,FL118对X蛋白的抑制强烈诱导mKras表达抑制,caspase-3激活和PARP裂解(图4A)。 Caspase活性的激活和PARP的裂解是细胞凋亡的标志。

图4 FL118对X蛋白的抑制通过泛素化的蛋白酶体降解途径进行的:A. FL118对X蛋白的抑制强烈诱导mKras蛋白的抑制和癌细胞凋亡。如图所示, 通过蛋白质印迹对经过和未经过FL118处理24小时的PDAC MiaPaca2细胞用相应抗体进行分析。 B. 蛋白酶体抑制剂MG132可以拯救FL118介导的X蛋白降解。如图所示,在存在和不存在MG132的情况下,对用和不用FL118处理24小时的PDAC MiaPaca2细胞通过用X蛋白抗体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C. PDAC Panc1细胞分别感染含有对照shRNA,X蛋白shRNA和mKras shRNA的病毒颗粒。感染后48小时将感染的细胞裂解;然后使用蛋白抗体进行蛋白质印迹将细胞裂解液用于X蛋白表达和mKras表达的测定。 A,B和C中显示的GAPDH表达是总蛋白上样的内部对照。

更重要的是,X蛋白的shRNA沉默完全消除了mKras的表达,而mKras的shRNA沉默仅微弱地降低了X蛋白的表达(图4C)。 该观察结果表明mKras受X蛋白控制,并且也是X蛋白下游靶标之一。

总之,FL118是有效治疗人类PDAC癌症的非常有希望的候选药物。 FL118具有化学和生理稳定性,可以口服。并且在口服,腹膜内(ip)或静脉内(iv)给药后积累在肿瘤中。 FL118对正常组织显示低毒性。原因之一是FL118在其治疗剂量范围内不靶向Top1。反而,FL118不仅靶向survivin,而且靶向或绕过许多其他重要的致癌/抗凋亡和抗药性蛋白因子(图5)。 FL118的所有的这些独特特征使FL118成为消除癌症(尤其是PDAC癌症)非常有效的药物。

为什么FL118可以靶向并绕开这么多与癌症相关的抗药性机制? 这是未来几年将要研究清楚的主要任务之一。

请参阅綜术文章以了解和比较针对靶向survivin药物的更多信息 (https://jeccr.biomedcentral.com/articles/10.1186/s13046-019-1362-1) 。

同样重要的是,我们已经证明FL118还是用于生成新型FL118类似物的独特药物平台,可用于创造和开发新颖的FL118类似物。这些新FL118类似物在对某些癌症突变情况下可表现出极高效的和更多样性的药物个性化精准治疗 (有关更多信息,请参见“AI指导的FL118平台精密医学”部分)。

参考文献:

[1] Ling X, Cao S, Cheng Q, Keefe JT, Rustum YM, Li F: A Novel Small Molecule FL118 That Selectively Inhibits Survivin, Mcl-1, XIAP and cIAP2 in a p53-Independent Manner, Shows Superior Antitumor Activity. PLOS ONE 2012, 7:e45571.

[2] Ling X, Li F: An intravenous (i.v.) route-compatible formulation of FL118, a survivin, Mcl-1, XIAP, and cIAP2 selective inhibitor, improves FL118 antitumor efficacy and therapeutic index (TI). American Journal of Translational Research 2013, 5:139-54.

[3] Zhao J, Ling X, Cao S, Liu X, Wan S, Jiang T, Li F: Antitumor activity of FL118, a survivin, Mcl-1, XIAP, cIAP2 selective inhibitor, is highly dependent on its primary structure and steric configuration. Molecular Pharmaceutics 2014, 11:457–67.

[4] Ling X, Liu XJ, Zhong K, Smith N, Prey J, Li F: FL118, a novel camptothecin analogue, overcomes irinotecan and topotecan resistance in human tumor xenograft models. American Journal of Translational Research 2015, 7:1765-81.

[5] Ling X, Xu C, Fan C, Zhong K, Li F, Wang X: FL118 Induces p53-Dependent Senescence in Colorectal Cancer Cells by Promoting Degradation of MdmX. Cancer Research 2014, 74:7487-97.

[6] Ling X, Wu W, Fan C, Xu C, Liao J, Rich LJ, Huang RY, Repasky EA, Wang X, Li F: An ABCG2 non-substrate anticancer agent FL118 targets drug-resistant cancer stem-like cells and overcomes treatment resistance of human pancreatic cancer. J Exp Clin Cancer Res 2018, 37:240

[7] Li F, Ling X, Harris DL, Liao J, Wang Y, Westover D, Jiang G, Xu B, Boland PM, Jin C: Topoisomerase I (Top1): a major target of FL118 for its antitumor efficacy or mainly involved in its side effects of hematopoietic toxicity? Am J Cancer Res 2017, 7:370-82.

[8] Westover D, Ling X, Lam H, Welch J, Jin C, Gongora C, Del Rio M, Wani M, Li F: FL118, a novel camptothecin derivative, is insensitive to ABCG2 expression and shows improved efficacy in comparison with irinotecan in colon and lung cancer models with ABCG2-induced resistance. Molecular Cancer 2015, 14:92.

[9] Mueller S, Engleitner T, Maresch R, Zukowska M, Lange S, Kaltenbacher T, Konukiewitz B, Ollinger R, Zwiebel M, Strong A, Yen HY, Banerjee R, Louzada S, Fu B, Seidler B, Gotzfried J, Schuck K, Hassan Z, Arbeiter A, Schonhuber N, Klein S, Veltkamp C, Friedrich M, Rad L, Barenboim M, Ziegenhain C, Hess J, Dovey OM, Eser S, Parekh S, Constantino-Casas F, de la Rosa J, Sierra MI, Fraga M, Mayerle J, Kloppel G, Cadinanos J, Liu P, Vassiliou G, Weichert W, Steiger K, Enard W, Schmid RM, Yang F, Unger K, Schneider G, Varela I, Bradley A, Saur D, Rad R: Evolutionary routes and KRAS dosage define pancreatic cancer phenotypes. Nature 2018, 554:62-8.

[10] Redston MS, Caldas C, Seymour AB, Hruban RH, da Costa L, Yeo CJ, Kern SE: p53 mutations in pancreatic carcinoma and evidence of common involvement of homocopolymer tracts in DNA microdeletions. Cancer Res 1994, 54:3025-33.

[11] Pellegata NS, Sessa F, Renault B, Bonato M, Leone BE, Solcia E, Ranzani GN: K-ras and p53 gene mutations in pancreatic cancer: ductal and nonductal tumors progress through different genetic lesions. Cancer Res 1994, 54:1556-60.

[12] Yamaguchi Y, Watanabe H, Yrdiran S, Ohtsubo K, Motoo Y, Okai T, Sawabu N: Detection of mutations of p53 tumor suppressor gene in pancreatic juice and its application to diagnosis of patients with pancreatic cancer: comparison with K-ras mutation. Clin Cancer Res 1999, 5:1147-53.

靶向生物技术药物研发Canget公司的技术具有强大的知识产权(IP)保护:




结合人工智能(AI)和一系列FL118平台衍生的抗癌药物,用于个性化癌症患者精准治疗医学

背景和我们的科研数据

正如我们在“抗癌技术”部分中所述,癌症是具有遗传不稳定因素的复杂遗传和表观遗传疾病。因此,大多数(如果不是全部)癌症类型是由多种基因突变,缺失,扩增和异常基因表达引起的(请参见“抗癌技术”部分中提供的示例)。此外,癌症的异质性使实现癌症的有效治疗更具挑战性。肿瘤可以在不同区域[1](即,在肿瘤内的不同位置有不完全相同的基因突变和表观遗传改变)或同一癌症患者的不同转移部位具有肿瘤内异质性(来自靶向生物技术药物研发公司Canget和Roswell Park癌症研究所尚待发表的观察结果)。这与在克里斯汀•谢弗(Christine Shaffer)遗留案例中的情况一致(请参见Canget网站的“患者遗产”部分),肺和肝部位的转移性肿瘤生长非常缓慢,而腹膜转移部位的肿瘤细胞却迅速生长。其原因之一可能是由于其遗传突变之间的差异。尽管癌症的这种独特特征使有效的癌症治疗非常具有挑战性,但是这种疾病特征表明通过靶向抑制和绕过多种基因突变和异常表达来治疗癌症是潜在的有效方法。

在Canget和Roswell Park的研究中我们发现,FL118的化学结构是一个极好的新型药物生成平台,可用于生产一系列新颖的FL118类似物,这些FL118类似物具有重叠但不同的靶向作用范围(更多信息,请参见“主要知识产权” 部分) 。

我们的研究发现,某些类型的FL118类似物可能具有意想不到的,极高的杀灭具有某些癌症遗传异常的癌细胞的潜能。例如,使用在8个月的时间内逐渐增加SN38(伊立替康的活性代谢药物)浓度的策略来选择HCT116结直肠癌细胞(CRC)的一系列抗治疗亚系(A2,SN50,C8 ,G7)。对生成的细胞亚系的分析表明,它们具有不同的拓扑异构酶1(Top1)突变,具有(A2,SN50)和不具有(C8,G7)ABCG2 / BCRP过表达[2]。但是,可以合理地预期通过使用SN38药物在8个月期间逐步增加浓度筛选的细胞亚系,很可能发生各种遗传表观遗传和异常基因表达的变化,并且这些细胞亚系可能具有很高的遗传多样性。这也是肿瘤学家在临床研究中选择化学疗法以克服治疗耐药性时必须解决的挑战。与此概念一致,我们发现这些细胞亚系中的XIAP和survivin抗细胞凋亡因子均显着增加(图1)。

图1: Survivin和XIAP的表达在8个月SN38 加压处理得来的CRC细胞亚系中增加。 HCT116亲本细胞(parental)及其四个衍生物(A2,SN50,C8,G7)以使用相应的抗体并行进行Western印迹分析survivin,XIAP,Mcl-1和cIAP2的表达。 肌动蛋(Actin)被用作相同蛋白量的内部对照。 值得注意的是,我们发现Survivin和XIAP的表达显着地提高但没有Mcl-1和cIAP2表达的显着变化。




然后,我们使用这些细胞亚系来确定与FL118,SN38和拓扑替康平行的六个FL118平台衍生的类似物的相对IC50。我们发现,虽然FL118表现出广谱抗癌功效,但出乎意料的是,某些FL118类似物对某些CRC细胞亚系表现出极高的效能(表1,某些示例以黄色背景突出显示)。

这些发现触发了新的观点和可能性:我们可以开发一系列FL118平台衍生的类似物,用于个性化精密医学,以征服具有不同遗传表观遗传和异常基因表达改变的癌症。重要的是,在过去的5年中,通过对近百种FL118平台衍生的抗癌药物的研究证明了这一观点。总而言之, 我们相信,基于患者遗传表观遗传和异常基因表达谱的信息并通过结合人工智能(AI)和机器学习技术,使用特定的FL118平台衍生的抗癌药物针对癌症患者的个性化精准治疗将得到协同增强和优化(请参见下面的更多信息)。

人工智能(AI)指导的FL118平台衍生的抗癌药物对个性化癌症患者精准治疗前瞻性的实施方法

1. 目前的工作现状和基础: 在过去的三年左右的时间里,我们有两个生物标本和数据研究(BDR)协议用于采集从Roswell Park癌症研究诊所来的新鲜CRC和胰腺癌组织。这些新鲜的CRC和胰腺癌组织被用于建立患者源异种移植(PDX)动物模型,以在人类PDX肿瘤动物模型中测定FL118和FL118平台衍生的类似物的肿瘤敏感性和药效。与此同时并行使用下一代测序(NGS)技术将相应的肿瘤组织用于深层测序,以阐明肿瘤基因突变的遗传图谱概况。我们认为,从人肿瘤动物模型中收集FL118或FL118平台衍生的抗癌药功效数据以及从NGS分析中获得遗传特征将对建立AI指导的数据库成为可能。从而实现针对肿瘤基因突变的遗传图谱概况进行预测肿瘤对FL118或FL118平台衍生的抗癌药敏感性和功效的预测而实现精准治疗的目的。

2.前瞻性长期工作计划以及实施方法: 众所周知,人工进行比较和事件链接预测非常容易受到人为错误和偏见的影响。相反,人工智能(AI)和机器学习技术可以极大地帮助在多个复杂数据集中进行各种最佳匹配。具体来说,我们将为每个特定肿瘤的药物敏感性和功效创建数据库条目,以便可以轻松应用AI和机器学习算法。同时,我们将建立一个相应的数据库,将每个特定癌症患者肿瘤的遗传基因突变图谱特征记录到AI和机器学习算法中。通过使用根据数据信息库为基础的AI和机器学习算法模型,当来自新的癌症患者肿瘤基因突变的遗传图谱与其正确的药物进行匹配以实现个性化的精确治疗。这将克服并避免人工导致的严重性错误。采用定制的药物平台(例如FL118药物平台)的概念,以及使用用很多时间而创建的AI指导的基于知识的数据库,很可能会彻底改变癌症个性化药物的精确治疗方法,远远超出目前仅通过分子谱分析所能实现的范围。

此外,借助这样的系统,我们可以实时地优化数据。具体来说,如果我们在药物的体内测试中发现任何不准确的关联,则可以返回AI模型来调整相应的参数权重,以改进AI和机器学习模型。换句话说,这是一个人类和AI模型交互学习的过程。最重要的是,通过这种相互的人机的交互学习过程,由AI指导的深度学习模型得出的结果将远远超出临床医生的能力范围和准确性。此外,对于某些PDX肿瘤,我们有从蛋白质组学分析(Proteomics)中得到的蛋白质水平数据和从RNA-Seq分析中得到的转录组(transcriptomes)数据。我们可以探索将此类数据添加到AI和机器学习模型中以进一步提高预测准确性。

最后,作为长期的概念和实践目标, 靶向生物技术药物研发公司Canget与Roswell Park癌症医院诊所合作可以建立在线医院诊所。从电子健康记录(EHR)获得在线诊断并获得患者临床遗传信息后,基于AI模型得出的预测结果,Canget将能够直接通过快递将FL118或FL118平台衍生的抗癌药物直接提供给当地医师而治疗癌症患者,而患者无需前往非当地医院。当然,所有这些过程都需要通过所有必需的法规,包括FDA的规定。即将到来的数字健康医疗和数字科学时代将大大促进并加快这种癌症治疗的革命性概念的实现。另一个重要方面是,这种直接从卫生保健机构和制药公司之间的伙伴关系的方法进行的线上癌症患者治疗实践而获得药物治疗也将避免由未经授权的实体和个人提供假药的问题。

参考文献:

[1] Gerlinger M, Rowan AJ, Horswell S, Larkin J, Endesfelder D, Gronroos E, Martinez P, Matthews N, Stewart A, Tarpey P, Varela I, Phillimore B, Begum S, McDonald NQ, Butler A, Jones D, Raine K, Latimer C, Santos CR, Nohadani M, Eklund AC, Spencer-Dene B, Clark G, Pickering L, Stamp G, Gore M, Szallasi Z, Downward J, Futreal PA, Swanton C: Intratumor heterogeneity and branched evolution revealed by multiregion sequencing. 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2012, 366:883-92.

[2] Gongora C, Vezzio-Vie N, Tuduri S, Denis V, Causse A, Auzanneau C, Collod-Beroud G, Coquelle A, Pasero P, Pourquier P, Martineau P, Del Rio M: New Topoisomerase I mutations are associated with resistance to camptothecin. Molecular cancer 2011, 10:64.

靶向生物技术药物研发公司版权. 保留所有权力.